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_上海故事旗舰店_上海故事丝巾_上海故事围巾_上海故事官网

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

时间:2017-04-30 19:32 来源:上海故事围巾 作者:上海故事丝巾价格 点击:

01

当我睡得正香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在睡梦中惊醒。

“谁,你到底是谁,别碰我,快走开。”

我挣扎着,想推开我身上的那个人。

“王妃,我的王妃,让本王好好的疼你爱你。”

那是一个好听的男音,他压在我的身上,边说边在我的身上乱摸,解衣服。

“不要,你不要这样,求你了。”

我好害怕,我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,可以看清他绝美的面容,是我从未谋面的。

我还没有男朋友,我还没有谈过恋爱,怎么可以和这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呢,虽然他真的很帅吧。

“别害怕,本王会很温柔的。”

男人咬着我的耳垂,在我耳边低语,我被这样的挑逗,竟然玩出感觉了,还挺舒服的,但是我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啊!

我竭力的反抗着,他控制着我,脱光我身上的衣服,然后,霸道的刺入…

“阿!不要!”

我满头大汗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,梦,又是这个梦,这个梦已经接二连三的做了好多次。

梦里,那个霸道的美男强*了我,完全不顾我的意愿。

还好只是一个梦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也许是老是做梦的原因,最近右眼皮老是跳个不停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正愁着呢,这个时候门打开了,走进来的是带着一身酒味的赌鬼老爹。

与往常不同的是老爹最近看起来手气还不错,他空荡荡的衣兜撑得鼓鼓的,再看那堆了一脸的笑容,分明就是赢钱的喜悦,这种几率那可是相当渺小的,这么些年我都可以扳开手指数他赢钱的次数,至于输了多少次那可得用计算器才算得清楚的。

“算命先生说的真没错,一天就赢了这么多,真是美死老子了,老子翻身的日子总算是到了,哈哈。”

老爹重重的关上门,掏出两沓毛爷爷喜滋滋的边数边说道,我一点儿也听不明白老爹这话嘛意思。

数了一会,他似乎想到什么,目光朝我这边飘过来,可把我吓了一大跳,他输钱的时候没少拿我出气,我是被他吓大的。

“闺女,宝贝女儿,快过来。”

老爹贼兮兮的笑着朝我招手。

咦,平日死丫头来死丫头去的,咋今日都变闺女变宝贝了,我越看越觉得老爹的笑容不怀好意,我缩了缩脖子,不敢过去。

“你倒是过来啊宝贝女儿,这么怕老子做什么,今儿个可是个大喜的日子,老子给你买了一套新衣服,你快去好好打扮打扮,等晚上老子要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老爹依旧贼兮兮的笑着对我说,他把钞票重新放回到衣兜里,从怀里摸出一个塑料袋,打开塑料袋,里面还真是一套新衣服,颜色红红的,格外扎眼。

老爹今天反常过度,突然就对我这么滴好,一嘴一个宝贝女儿,还给我买新衣服,虽然感觉不太对劲,我还是心头一热,走到他身边去。

老妈死的早,老爹又是个赌鬼,我从小缺钙长大缺爱,若不是我有比小强还强的生命力,估计早就被老爹打死不止一回了。

如今,老爹突然大发慈悲给我买新衣服,我心里除了感动就是激动,哪里揣摩得透老爹那坏破烂的心思。

虽然老爹今天变化很大,但我也没有多想,怎么说他也是我老爹我也是他亲生女儿,难不成还会把我卖给别人?就算他欠了一屁股债,我还是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。

只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我这个想法真是大错特错,否管他是不是我亲爹我是不是他亲女儿,老爹他还真就把我卖给了别人。

只不过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,我只是听他的话洗漱一番换上那身大红色的裙子,对着镜子一瞅,哟!就没见自己这么漂亮过,精致的五官,曲线完美的身材,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挺好看的。

就是这身裙子太红了点,搞得跟要嫁人似的,平时穿着朴素很少打扮的我,感觉有些不适应,过了一把穿新衣服的瘾,就想把衣服脱下来。

“打扮好了就走,时间刚好差不多。”

这时老爹来到我的我的房间里,一手拉起我就往外走,都没来得及我说点什么。

这时候天色已晚,老爹拖着我来到街上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,对计程车司机说要到郊外乱葬岗下车。

大约四十分钟过后,计程车载着我和老爹来到了郊外,下车后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山,我就感觉害怕,不知道老爹带我到这里干嘛?

“老爹,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我怕怕?”

我忍不住问,紧紧的偎在老爹身后,目光不停的四处瞅。

“你怕,老子还怕呢,快点,一会就到了。”

老爹一手打着一个手电筒一手紧紧的拉着我的手,我感觉得出来他也很害怕。

我跟随着老爹沿着一条毛毛小路走了大约十多分钟,来到了一片乱葬岗,刚刚走进乱葬岗,就感觉阴风阵阵,我打心里觉得冷。

“算命先生说的,就,就是这里了。”

老爹吞了一口唾沫说道,他的手心是湿的,白天喝的小酒估计挥发得差不多。

老爹知道我完全听不懂他的意思,接着又对我说:“闺女,对不住了,你也晓得老爹欠了一屁股债,若是不把你卖掉开条财道,恐怕你老爹我出门就要被追债的砍死也说不准。”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(2)

听着老爹略微带着愧疚的话语,我总算听明白了,他还真干得出来卖我这事。

“老爹,你说什么?”

事到如今我还是不敢相信老爹真要把我卖掉,一个稍不留神,老爹早已一溜烟跑掉了,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黑漆漆的乱葬岗。

“老爹别扔下我。”

我尾随着老爹要从这片乱葬岗离开,只不过老爹手上有电筒我没有,没走几步我就把老爹跟丢了,四处漆黑一片我完全不晓得该往哪走。

耳边传来的是一声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鸟叫声,四周都是一堆堆的坟包,平日胆小如鼠的我打心里感到害怕,一边暗骂老爹不是个东西一边抹眼泪。

哭了一会,我还是决定要从这片乱葬岗摸出去,我可不要被老爹卖给别人,也不要继续留在这里,爬我也要爬出去,这么想着,我又开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,一想到这里埋着的全是死人,全身就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就在我刚走了几步,就听到有敲锣打鼓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,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,这大晚上的,在这乱葬岗怎么会有敲锣打鼓的声音呢,侧耳仔细一听,我确定我真的没有听错,的的确确是有这个声音的。

寻着声音的方向,我看到有一群人提灯笼的提灯笼抬轿子的抬轿子,正敲锣打鼓的朝我这边走过来,有点像古装剧里的迎亲队伍。

奇了怪了,这大晚上的,怎么还有人娶媳妇?我正纳闷着,有脑子的人都会觉得这事十分的诡异,偏偏我的脑袋瓜子长得有点歪。

Copyright © 2017-2018 『上海故事围巾V特供优质上海故事羊毛围巾,上海故事真丝围巾2017新款,上海故事羊绒围巾,男士羊毛围巾,上海故事纯色羊毛围巾,休闲围巾等,上海故事围巾2017新款♂ 』
上海故事旗舰店 温馨提示:本站为该上海故事丝巾品牌推广导购网站,非官方网站!  上海故事丝巾

皖公网安备 340802020000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