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造老公(18)_上海故事旗舰店_上海故事丝巾_上海故事围巾_上海故事官网

改造老公(18)

时间:2017-12-29 09:18 来源:上海故事围巾 作者:上海故事丝巾好吗 点击:


  他不认为她还有体力承受他的索求,而他也并非野兽,她的舒适愉悦是他最重视的。

  不能在rou体上获得满足,但在情感上,他们此刻是紧密相连的。

  他俯首靠近她的脸庞,在她耳畔轻声道:“津津,嫁给我好吗?”

  累极了的凌津津并没有将他的问题听进去,只是像普通人在睡眠中途被打扰一般,虚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  这个漫不经心的回答,为她带来了近乎天翻地覆的麻烦,教她日后抱怨起来,只能斥责自己的粗心大意。

  凌津津抢在开会前最后一秒,准时冲进会议室,却没料到自己竟会引发一场大风暴。

  一见到她,高月欣张口愕然,连手中的报表掉了也不知道;而岳风扬的反应更是激烈,正端在手上的咖啡杯直直往下落,滚烫的咖啡全泼在他的大腿上,让他痛得像颗墨西哥跳豆满屋子乱跳。

  骚动终于平息,两人不约而同地往窗外望去,看着外头高挂的太阳,再对照室内温度显示器上的数字,都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  “我知道现在正在换季,但是换的是秋装,而不是冬装吧?”高月欣怀疑自己的体温调节是否出了问题。

  穿在凌津津身上的,不是轻薄的七分袖上衣,而是包得紧紧的长袖衣衫,她却好像嫌不足似的,还在颈子上系了条丝巾,而且不是松松地绑着,是在脖子上绕了好几圈才罢休。

  更奇怪的是,她方才的问题也没暗示什么,凌津津的脸颊却飞上两朵红云,分明有什么秘密瞒着他们。

  她到底是脸红了?还是给热红的?

  “我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,才会用这么欲盖弥彰的方式来掩饰?”岳风扬在大腿伤处温度稍降之后,脑子也跟着灵光起来。

  依他这些年在女人堆里游走的经验看来,他可以确定凌津津包成木乃伊的布料下,肯定是“伤痕”累累。

  “你真的被吃了。”高月欣快人快语,大声地宣告结论。

  凌津津无奈地望向窗外,若非此刻万里无云,她真会以为有个青天霹雳打在她的身上。

  她怎么会天真到以为只要遮起来就不会有人看见?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,不啻是自己扯开嗓门告诉人家标准答案,遮掩了半天,徒让她白白被秋老虎给闷出一身香汗。

  天晓得,在这种就算穿着七分袖薄衫都觉得热的气温之下,她的衣着是不适合到极点,绝对有机会砸烂自己的招牌,若是风采的顾客见到她此时的装扮,包准马上转身离开,而且再也不会上门来。

  “天啊,对方是狮子还是老虎?怎么不干脆把你连皮带骨吞下肚算了。”知道了凌津津异常的表现所为何来,高月欣二话不说便伸手拉掉她的伪装,让她亟欲掩盖的惨状一一显露出来。

  她的动作是那么迅速,令凌津津措手不及,没能及时拉住用来遮盖的衣衫和丝巾。

  她暴露出来的肌肤,只能用体无完肤来形容,只要眼睛看得到的部分,几乎都布满了红点。

  “你现在和市场里卖的猪肉根本没两样,只除了它们身上的红印是品质的保证,而你身上的就不知道是什么的保证。”高月欣口中啧啧有声,抢着发表自己的意见。

  幸好现在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三个,凌津津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,否则要是让外头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看到,不用一小时,她惨遭蹂躏的消息必定传得人尽皆知。

  瞧她的表情,高月欣不必猜也知道她正在想什么,但是岳风扬似乎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,居然嘻皮笑脸地对着她打趣道:“你终于也变成女人了,我还担心你是否加入了‘蕾丝边’一族。”他的语气不像取笑,倒真的有几分认真。

  凌津津自高月欣手里夺回丝巾,胡乱卷成一团,作势要塞入他的喉咙。

  “太失敬了!我本来就是女人。”谁说那片薄膜的消失是成为女人的关键?她绝对不服。

  难道她守身到五十岁,那把年纪还能被称为女孩吗?岳风扬若真叫得出口,喊他爷爷她也愿意。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岳风扬可不敢小觑了她手中“凶器”的杀伤力,连忙为自己开脱,寻求保命之道。

  “我的意思是,和其他人相比,你也未免太清心寡欲了,好像从来没有任何冲动似的。”他的话符合事实、绝无捏造。

  开玩笑!他们相处的时间可以说比亲人还要来得长,工作在一起,玩乐时也在彼此左右,除了睡觉时间是各自解散之外。

  就他所知,她的感情生活向来是柏拉图式的,除了偶尔和男人吃吃饭、看看电影、听听演奏会,连小手也没得牵,如果有男人意图不轨想霸王硬上弓,就有好戏可看了。

  在他的记忆中,最惨的男人便曾经被凌津津以“肉弹攻势”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、跪地告饶。

  所谓的肉弹,当然不是她本身,而是一票有心攀龙附凤的拜金女,只要利之所趋,自然有人前仆后继来效犬马之劳。

  素有“衣魔师”之称的凌津津,只要搬出风采当诱饵,还怕找不到女人自愿当炮灰吗?

  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,以成为种马为己任吗?”凌津津撇了撇嘴,只差没啐他一声,好表示自己的不屑。

  “那韩槊樵没有任何表示吗?屁股拍拍就走啦?”罪魁祸首应该是韩槊樵没错吧?

  高月欣和岳风扬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,不过最近只有他的名字和凌津津连在一起,算在他头上准没错。

  “什么表示?结婚吗?如果上过一次床就得结婚,难怪台湾的离婚率会高得吓人。”凌津津毫不客气地嗤之以鼻。

  谈到这个话题,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念头,她又不太确定是什么,好像有某件事被她给遗忘,一件似乎挺重要的事。

Copyright © 2018-2020『上海故事官方旗舰店,特供优质上海故事羊毛围巾,上海故事真丝围巾2018新款,上海故事羊绒围巾,男士羊毛围巾,上海故事纯色羊毛围巾,休闲围巾等,上海故事围巾2018新款』
上海故事旗舰店 温馨提示:本站为该上海故事丝巾品牌推广导购网站,非官方网站!  上海故事丝巾

皖公网安备 34080202000056号